寒胥钥.

荒冢
鸦杀世界





球表面爱好者,无良挖坑专业户


我的梦你的梦他的梦,相互交融分离重合。


浮华凡尘的织梦者,幼稚园里抱着相对论的小朋友。话唠又不爱理人,心灵脆弱又没有同情心。

我,将要远行了

再见了这讨厌的2018

新的我,新生活


广而告

据说要抓紧了?虽然我不擅长肉,但是为了安全起见,我会在一号前把文都隐了。

感谢大家还喜欢我的文

这里是寒胥玥,祝大家开心


秋离兮姬

恒山君

燕堂君


一个噩梦
宗家的孩子
因为姑息了不怎么喜欢的猫后来不得不眼睁睁看着喜欢的其实对家里人最有好处的鼠死去(或者就是我引诱他被毒死的)
死状凄惨,想象中惨叫(可能太痛都叫不出声了)
身体鼓胀七孔流血
我明知是那害人的猫的错
我一边看着鼠儿死状想以后怎么跟孩子们讲,这是害虫的下场,这种毒性理如何
拿到了手上,我终于忍不住将还没死透的鼠儿扔下去了,抽回拴他管子担心管子怎么清洗,以后尸体破坏环境空气。。。。那曾经偶尔回闪的画面,可爱阳光彭软的鼠儿,都不是我留心的
我太残忍无情了
世态太让人失望了
一切那么恶劣

从没梦到那么惨的死状

虽然心里没有多怕,但这应该是噩梦

有一点不舒服
明明是ABO世界,结果还有写:像女人一样,两个爸爸
首先要明确,在ABO世界,女人不代表娘,弱等等之类的现实象征,只能这样:像omega一样。生子者为母,这在ABO世界中应该才是正常的。
不同世界性别认知不同要遵守,不然看着好奇怪。
都知道自己是个omega天生会臣服于alpha,女性alpha也是alpha,还说像女人一样,简直。。咳。。
那个世界的强者渴求的难道不该是相对来说是异性的omega最差也是bata,反而还把相对来说是同性的alpha算上是有病么。

张开手掌,挥抹星辰
不可追逐的仰望
其实是自私的啊
希望你永在
却没渴望日日与你共生

冰冷的,安静的旷野
我我将融入到天空,成为浩瀚星空的一粒
从前已经模糊,眼前亦是朦胧,未来究竟如何我不得而知,只知道我要去,我得去,一定非去不可

离我远去的亲友,我将要远离的亲友
放弃一切,拥抱无垠孤独
将一切背负
爬着也要前进,顺着指引的方向

永生不忘

Never  Forget

士官长

不用去苦恼命运人生,偶尔会有的回忆也只是让呼吸绵长轻快些
按照选择的方向走下去
为了心中隐隐而无法言说出来的那个所谓信念或别的东西

即便化作一闪而逝的星尘

我呢

没有需要告别的朋友
需要丢弃的只有我关于我自己的一切

这样也许更加轻松
心中安慰的情绪更宽厚一些

我认为正确的

可以换来大地开满鲜花

听着halo3这曲子就有悲伤的身影让我好难过,眼泪一直不停。如果我也能投身到火焰中去

时代更替,世事变更,法则变化
人如砂籽不过尔耳
所余不过悲伤无奈
只得痛哭嗟嘘

那都是别人写的故事,你有你的

1    他只是害怕再无处可归

2  彷如隔着千万重山外,我站在万万片雪花后,远远望着那轩室楼台。那年格外冷,往时不停招展的旌旗竟已结冰,全维持着最后一次尚未凝重的模样。天地间无论变化或不动的,唯有了静止的形容与人,风雪声最后一口喧闹亦是冻结。
然后我看见了天地间九重天里唯一的活物。那是我记忆里无论深浅处感觉唯一鲜活又缥缈的,似乎是一个微翘的嘴角,微乎其微到,只要当时不自知的动了下眼皮,就觉悟可能再捕捉见到了。

凯凯和居居确认脑洞no.1

大梁已在皇帝治下国泰民安
这日皇帝看到跟随围猎的队伍中有一绰约身形
他笑容明朗烂漫,一身武艺拔群
定是京中掀浪行雨的人物
宫中召贵胄子弟御前考校文治武功,花家二公子便随众贵公子到了宫中
那日初霜,皇帝前夜惊醒,被一地白霜心神不宁
影壁琉璃,晃晃微光中一翩翩身姿执书卷漂流而过
原来他是一枚安静白玉,不过是冰寒的冷玉
他爱些什么,可有心仪之人?
原来珠佩非此蚌,正好收于翼下
家中落祸,日理万机的君王也没心思整日为后宫操心
公子积郁成疾
。。。。。。
结局是什么好呢?
一直不喜欢老少配,不过是琰琰无谢的话。啧啧啧